新皇冠论坛:《环球消消游》绿色度测评报告

来源:VirSCAN.org  作者:柏高朗  发表时间:2018年08月19日 00:59

新皇冠论坛:非遗配华服为中国设计“点睛” 11场大秀展风采,{腾讯、网易游戏收入占八成 中小型公司弯道超车荣景不再

何小鹏:小鹏汽车的前脸设计主要考虑年轻女性用户,小鹏 网易科技讯1月11日消息,借2018CES之机,在拉斯维加斯极客公园举办的“极客之夜”上,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作了一场关于智能汽车的对话。何小鹏认为,互联网跟造车有一个非常大的差异。即,对于互联网领域而言,难点之一是找到差异化的产品思维,一个创业者如果想到一个新的产品思维,想到一个新的运营体系,再去做或迭代相对很容易。但是在制造领域不一样,创业者对于一些事情是比较容易想到A、B、C,但如果要把这些想法平衡到一台车上,并且把它规模的量产的难度,是远远大于在互联网上的。此外,何小鹏也透露了小鹏汽车的一些用户调研数据及研发方向。比如在做第二次用户调研时他们发现,中国智能汽车用户正在增添,科技用户是一个很有消费力的群体,而且很愿意尝新。但是科技用户里面又有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女性用户在一个家庭购买车的掌控权往往高于男性。而且女性用户对于颜值的看法,也是远远高于男性用户的。所以小鹏汽车后来在前脸设计方面,基本上主要考虑靠近年轻女性用户的主要想法。在谈到合资公司时,何小鹏认为中国的合资公司基本上没有什么用,这是因为合资公司里面的人实际上是两个屁股、两个脑袋,也就是说不是一颗心。所以一家公司如果在做重大的创新,或者做重大的跨界融合的时候,如果这个体系内不是一颗心去尝试去作战,那是做不到的。(锡安)以下内容为网易科技根据二人现场对话实录整理:张鹏:我们大家今天可能在很多的新闻里面已经都看到了,小鹏汽车今天首发了非常香艳的新2.0版的造型,这个让我印象很深,因为1.0我看到的时间才没过几个月,你竟然2.0就推出来了。我首先想问问,这个2.0别人看到的可能只是一些外边的变化,你是最了解这个变化里面的内核是什么,你要不给我们分享分享,这1.0到2.0的进化里,到底什么东西改变了?何小鹏:今天大家所看到的实际上主要是颜值,但是实际上整个从小鹏汽车2.0到1.0,包括颜值,包括整个续航、自动驾驶、内饰、部分供应商等等都有很大的提高。所以实际上从某种角度来看,最开始我相信在去年比较早的时候,当时我们都觉得,就是说我们能看到全球的车厂做出第一款车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个问题,就是第一款车的品质不太好。张鹏:品质不太好?何小鹏:所以我们在想,这个问题是一个共性问题,还是一个我们可以解决的问题?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觉得很难解决,因为所有的新公司都会碰到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当时在想的一个事情就是,是不是我们可以在1.0上,能够把我们的品质提高。张鹏:就是不让我们用之前你先造出你的第一个,等我们开始买的时候,你已经迭代好几次了?何小鹏:我先把1.0造出不到1000台,跑完了之后我发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在2.0都解决了。所以说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早的思维就在想,我的这一款车的下一个更新换代的是什么。张鹏:所以本身你很早就已经有这样的一个计划,一个快速的迭代。所以这一次跟上一次比,哪些东西做了根本性的调整,就是2.0比1.0。何小鹏:比如说今天的这个前脸,还有臀部,经常都说车的臀部一定要很性感。最开始我们做了一台在设计上的一台车,后来我们根据这个设计款的车做出一台展示的车,我们觉得这个改动了大概5%。根据这个展示的车,我们又做出来了开模的车,我们发现又动了5%到10%的点。这5到10个点就很痛苦。张鹏:造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的5%到10%,这个量可就大了去了。何小鹏:所以从某个逻辑来看,互联网跟造车有一个非常大的差异。互联网领域里面非常困难的是找到差异化的产品思维,你想到了一个新的产品思维,想到了一个新的运营体系,你去做它,或者迭代它很容易。但是在制造领域不一样,你是比较容易想到,你要想到A、B、C,但是你把它平衡到一台车上,并且把它规模的量产的难度,是远远大于在互联网上的。所以就出现了你的设计到研发,从研发到试制,从试制到小规模生产,从小规模的生产到大家工况可以落地,从落地的生产到规模生产,从规模生产到规模的分发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当时我想说一个事情就是说,我们最开始设计的臀部挺漂亮的,后来发现有车规的问题,有成本的问题,有安全的问题,有风阻的问题。然后所有的问题加在一起,你会发现把一个性感的臀部改成一个不性感的臀部了。所以我们2.0里面,把臀部也做了很大的变化,就是说既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又能够把颜值拉回来。张鹏:所以1.0的时候,那时候没有真正把它变成一个量产,你要符合各种东西的时候,你光是一个初步设计做的东西是不够的,2.0其实更接近于向量产这个形态又迈进一步,越往后看越能够足够支撑你量产的诉求,是吧。前脸我记得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这个往上提了很多,这个是出于什么考虑?何小鹏:我相信第一个就是说在原来的车,最开始的设计里面,是没有去考虑充电口的位置的。然后把充电口的位置放在这个前脸的车牌的下面。张鹏:所以每次是掀开。何小鹏:所以掀开车牌下方,实际上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所以在2.0的设计,其中第一个挑战就是要把这个去掉。第二个实际上我们在第二次做整个的用户调研的时候,我们发现中国的用户增添,科技用户是一个很有消费力的,而且很愿意尝新。但是科技用户里面我们又看到另外一个有趣的观点,女性用户在一个家庭购买车的掌控权往往高于男性。而且女性用户对于颜值的看法,也是远远高于男性用户的。基本上我们在前脸的设计里面,基本上主要考虑靠近年轻女性用户的主要想法,所以如果她们喜欢的话,我们觉得一个家庭,或者真正有…张鹏:接受度就比较高了。何小鹏:会更容易接受。张鹏:所以你这次做了很多取悦女性用户的设计?何小鹏:所以我们后来用户调研的时候,实际上是专门请了一些女孩子,年轻的女性来看这个车,新的前脸跟旧的前脸的设计,到底是她的考量点是怎样的。张鹏:所以你看刚才Harry刚才也在这儿激烈的批评了一下傅盛的唯产品论。当时我觉得小鹏你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互联网锤炼出来的产品经理,而且是一个超级产品经理。造车这件事,是不是也是高度需要超级产品经理?何小鹏:对,实际上在原来,我觉得造整个硬件的领域里面,就比较少有一个人能够从端到端的全部看完。比如说从汽车的设计里面,有沙发加轮子,有一个Pad加轮子,现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是机器人加轮子。光从整个的设计跟研发领域里面,基本上没有一个人能看完。这个做完了之后,你还有整个的供应链,试制、生产,包括中间的品质的控制流程。所以我想说的第一个,一个很强烈的感觉就是说,原来互联网领域里面类似技工贸,我们说技工贸,有人说贸工技,中国有很多企业主要是以贸易为主。但是在互联网领域里面,技和工和贸是一体化的。所以一个产品晶体是比较容易去按照他的想法,只要想出来差异化就能做,它的迭代速度当然很快。张鹏:它改代码嘛。何小鹏:因为这个成本很低。你也知道我们现在想改一个自动驾驶的,关于一个硬件架构体系,我们可能要提前两年去开始沟通。然后我们中间有一个返厂的升级可能要重做六到十二个月的工作,这个里面重新做的,比如说我们1.0不做了,我们只做几百台车,不到一千台,我们基本上丢掉了几个亿的盈利。就是互联网根本不会出现这种。张鹏:对呀,你自己真正投身到造车领域之后,有没有觉得很痛苦,跟以前做软件的时候,做应用的时候,这个差别太大了。何小鹏:太大了,所以第一个要平衡,就是你需要了解各方各面,然后去考虑,在各方面平衡的情况下,如何能够做到高颜值,能够做到低成本,又能够做到高度的差异化,这是第一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需要去考虑的一个事情。第二个整个的超级产品经理,一定要对整个原来的供应链,在原来的汽车互联网领域里面,基本上没有后面的跟别人合作来导致要做出一个事情,但是汽车这个差别太大了。供应链相关里面的,整个供应链的沟通,整个供应链的品质,整个供应链的导购,你看我们最近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北京雾霾,影响了我们一个供应链的天津工厂,这个天津工厂影响了它的一个中部的工厂,然后导致了我们整个供应链体系有几个零件,有几个生产的零件工期有问题。在互联网领域里面,基本上整个产品经理是不太考虑这一点的,所以从平衡的艺术到全权的把握,到成本的控制,我觉得整个制造的产品经理这个挑战难度会高很多。第二个就是说我们互联网都讲究一个叫快速迭代。在汽车领域,快速迭代大家一定要谨慎,也就是说供应链是一回事,但是快速迭代原来取决于你是可以快速生产。快速迭代的成本很低的,召回成本很低,浪费成本很低。但是在新的硬件领域里面,我们被迫要能够想得更远。别人只有做两次,你要做四次,看起来你迭代快了,但是问题在于,你成本大大提高了,也就是说互联网所关注的是速度,在制造行业+互联网行业,我认为关注的是效率。我们以前基本上速度等于效率,但是在制造行业,人的效率、组织的效率、资金的效率、硬件的效率,该怎么耦合起来,这个在互联网里面有很多效率是不考虑的。所以有很多时候,我们加快了速度,但是实际上等于降低了效率。比如说在汽车领域里面,良品率降低了,你速度提高了,良品率如果大幅度下降,你的成本会大大提高,那你岂不是快就是慢,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张鹏:所以从你的视角来讲,我觉得真的是硬件领域都是如此,汽车更复杂,汽车因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硬件,所以基本上我觉得除了飞机可能就是汽车了。这一条体系里面,你怎么去重新定义这个快慢,这个感觉我觉得还蛮,本来是我准备想挑战你的问题,说你一个做软件出身的人,去做这么庞大的一个硬件。看来你悟的很快,你这个是因为团队里面有这个硬件体系的人跟你们一起很好的做了融合是吗?因为新造车大家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何小鹏:这点我觉得我向雷总学习。张鹏:雷军?何小鹏:就是多问、多学,多去和行业的专家去学习。但是所有的学习你都要听,但是要把他的归纳跟概括的知识化到你的大图上去。我们经常说打仗就是一张图、一颗心,一场仗。我们原来在互联网上把很多表象的东西,无论从产品还是从组织上,我们想把它归纳到一张图上去,那么在制造行业,实际上那张图,我认为有百分之几十都是相同的,但是还有百分之几十是完全额外去补充的。所以替不同的人思考,然后去把这个思考的精髓归纳到这张图上,然后再在你的平台去实践,这个是最重要的。张鹏:所以其实还是要最终变成自己的东西。何小鹏:一定。张鹏:所以你刚才说的叫一张图、一颗心。何小鹏:一场仗。张鹏:一颗心是指你下定决心?何小鹏:不是,就是所有的跨界,所有的创新,都会碰到一个问题,就是说原来的人和现在的人他不是一颗心,也就是屁股和脑袋。所以我们经常就说,中国的合资公司基本上没有什么用,这是因为合资公司里面的人实际上是两个屁股、两个脑袋,也就是说不是一颗心。所以我们在做重大的创新,或者做重大的跨界融合的时候,如果我们在这个体系内不是一颗心去尝试去作战,那是做不到的。张鹏:一张图、一颗心,一场仗。何小鹏:要通过一场仗去磨合出一颗心,用一场仗去证明大家的能力,当然也要淘汰不好的,然后把这样的一个筛选的过程。张鹏:理解了,所以其实我们说的所谓的过去互联网说的超级产品经理,在这儿就是一颗心,就是要变成一颗心,能够带领着,雷军当年其实也是,带领着一堆做手机领域里面有基础的人,但是有他的一颗心带着往前走,而不是变成一个传统的。何小鹏:凝聚成一颗心,画出一张大图,然后带着大家打一场,打多场仗。张鹏:刚才差不多,对你的待遇放在后面谈。你这个也要写一个词,今年在CES上感觉到印象最深的趋势,或者最有代表性的一个关键词是什么,做一个解读。何小鹏:两个吧。张鹏:两个,好。好,这两个词大家看到,AI,出行。所以里面AI,AI肯定我们大家都能理解,这几年最热的一个词,为什么没写汽车,写的是出行?而且我今天观察到,你们没有在汽车那个馆,你们好像是在一个就叫智慧出行那个区域里面做这个,是出于什么考虑?何小鹏:我来CES是第一次,但是我每年的CES都有很多的关注。我觉得CES里面有两个领域一直都不太变化,一个是3C,电子产品,一个是汽车。每一年都会有新的热点,从VR、无人机、智能音箱等一系列的热点变化。今年我在看到,我现在所看到的所有的,我没有看过全部的场馆,我看到的第一个感觉就是,AI已经在各行各业出来。张鹏:无处不在。何小鹏:就像刚刚James所谈的。但是我觉得今天AI还在一个很早期的环境,因为比如说举例,为什么移动互联网能够在,特别是在后期起来的非常快,我觉得有两点,第一点就是整个硬件跟软件的系统平台已经非常固定了,大家可以用同样一套方法去开发。但是今天在AI上,无论是hardware,还是OS,就是platform,还是整个基础能力的平台,都没有达到。所以我觉得AI还在一个相对早期,但是快速会,未来的三到四年会快速变化。为什么是出行呢?因为实际上小鹏汽车一直的目标就是,今天刚才傅盛那个问题,原来我做的企业UC是转了四次战略转型。张鹏:四次转型,对。何小鹏:每一个转型都很难。所以傅盛,刚才问你他笑什么,我也在笑。所以我想,今天所有的制造商,将来都会考虑从制造到服务,从服务到运营。而我认为汽车正在从制造到运营转变的一个巨大的趋势的一个前夜。而且今天丰田也发布了…张鹏:自己要做出行公司。何小鹏:它说它在2020年,就能够实现里面的部分功能。我觉得丰田一个这么大这么慢的公司,丰田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公司,它都说它要all-in转型到出行的公司,那我真的是觉得非常惊讶。所以我今天去看了丰田的很多概念型的,有些是车,有些我认为甚至都不是车了。这个跟小鹏汽车的未来五年后我们想去做的,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做一些事情,但是可能在两三年后会推出到市场上去做一些想法,有很多从方向性上是一致的。张鹏:确实是,AI+出行,尤其是出行其实是对交通、车这个领域一个更深的理解,最终它改变的是一个人的生活中的某一个部分,这一点我能感受到。其实我们也安排了有,我们叫“真心话大冒险”,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就不想让你抽,我就特别想问。因为今年这个会上我们都看到,国内过去这一段时间里,几个新造车公司,这次会上拜腾动作很大,这个CES之前是李斌的蔚来,这次你在上面把这个2.0给发了,应该紧接着回头再我们一月份的大会上,会有一个正式在国内的2.0的发布,我们汽车工业创新大会上。所以三家公司在最近三箭齐发,这个新造车运动这个事做实了。我就想你自己简单的评价说,三家里面,你的优势是什么,你的特点是什么。可以打击他们。何小鹏:我觉得我们都是好朋友。张鹏:都是好朋友,不会打击。何小鹏:市场是把增量的蛋糕越做越大,而不是去抢现在那么小的新能源,或者在这个里面的新的市场,这个市场非常的小。我觉得小鹏汽车跟他们的差异有很多,第一点小鹏汽车是一个很注重产品和务实的公司,这一点跟其他的公司相比会差别很大。张鹏:务实,这个是很重要的。何小鹏:第二个小鹏汽车是非常关注效率的,在以前做互联网的产品的时候,我非常关注速度,今天我开始关注效率。我觉得从效率的角度来看,我们比其他的公司,从单位时间、单位人所花的单位钱上面,我们会远远的要小。而且在未来,效率是使一家公司能够获得更高利润的一个关键点,我觉得是效率。第三点,小鹏汽车在互联网跟自动驾驶的研发上的投入我觉得是最大的。因为今天我们都说了,沙发+轮子转成Pad+轮子,我认为还是原来当前的主流整车厂的前景,例如大众、丰田或者中国的这些整车厂,有一部分肯定它能够转型的很好。但是未来的汽车是一个新的出行的生活方式,未来的汽车是一个机器人。大家要知道,在家庭里面做好一个机器人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它的机器人成本是很低的,机器人的要求很高,因为它跟你的小朋友,跟你的老人要交互,这个难度是极高的。但是在汽车领域里面,有了大脑,有了小脑,有了眼睛有了耳朵,有了控制系统,有了中枢神经有了手跟脚,所以如何在汽车领域里面开发新的大脑、小脑,利用新的sensor去作出新的动作,无论是车内智能,还是车外的自动驾驶智能,还是线下的,我觉得这点机会太大了。因为小鹏汽车我们看到了,在所有的这些公司里面,在这些线上的研发的人的决心和未来的投入最坚决,最大。基本上我觉得未来的科技公司,一定是,就像雷总最近讲的一句话就是说,创新才能使公司越飞越高,但是品质使公司越走越远。所以为什么我们2.0和1.0迭代,我们保证品质育颜值的提高,而为什么我们在研发上的投入是最大的,我们相信创新是一家公司长期的战略。张鹏:好,我们感谢小鹏非常真心的分享。今天这是第一次把你的核心竞争力定义的这么完整。好,谢谢小鹏,谢谢。何小鹏:谢谢。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96期

网酒网员工大量离职:市场部走空 售后电话无人接听,网酒网 市场部 售后 乐视 (原标题:员工大量离职 网酒网前途迷茫) 经历业绩疲软、停牌退市、难觅接盘者的网酒网,近期又出现职工接连离职的现象,并被曝出正在低价抛售价值千万元的名庄酒。1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网酒网内部获悉,目前该公司市场部工作人员几近走空,而该网站的售后客服电话也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业内人士对此指出,早前网酒网因过于依靠乐视集团导致自身“造血”功能缺失,后期为谋求转型提出多项战略,但没有有效落地。目前,酒类电商行业竞争格局基本成型,内忧外患的情况下,网酒网未来的发展前景堪忧。据了解,网酒网的团队曾多达500百人,但目前在职员工仅剩100人左右。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采访网酒网市场部高层获悉,目前该公司内部运转基本正常,但每个部门员工的数量确实大幅减少。且乐视对网酒网在各方面均产生负面影响,比如一些之前靠乐视背书洽谈的品牌商和渠道商,出现了合作难推进甚至终止合同的情况。另外,业内还传出消息,网酒网现正抛售价值千万元的名庄酒,不过此事未得到公司确认。公开资料显示,网酒网成立于2011年,2013年初正式上线运营,隶属于乐视控股集团。2016年8月24日,网酒网在新三板挂牌,挂牌前,贾跃亭为网酒网的实际控制人。近几年,网酒网一直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自2016年乐视控股资金告急后,网酒网运营资金链随之亮起红灯。在业绩难以扭亏的背景下,2017年4月24日,在网酒网挂牌新三板仅8个月后,该公司发布公告称申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由此成为酒类新三板上市公司中的首家退市企业。4个月后,虽然业内传出通天酒业拟接盘网酒网的消息,但最终未能成行。几经周折后的网酒网至今未找到新东家,企业经营状态每况愈下。网酒网另一高层透露,从公司业务层面而言,网酒网退出新三板的确与乐视有一定关系,但是公司自身缺乏盈利能力才是致命伤。网酒网主要产品是进口葡萄酒和啤酒,白酒基本没有涉及,对于国内消费者而言网酒网缺乏直接引流的产品。虽然在乐视生态系统下曾经布局线下店,但最后无疾而终。另外,在产品层面,网酒网也存在大单品缺失的问题,虽然尝试借助明星效应打造符合互联网风格的产品,但是由于缺乏强有力的产品线和推广手段,无论是小黑裙、火玫瑰,均没能成为企业核心大单品。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指出,目前酒类电商以1919酒类直供和酒仙网为主的双寡头格局已经基本形成,加之酒企自营电商崛起,酒类电商市场环境竞争激烈。在此背景下,网酒网规模较小、运营形式单一、内部问题频出,如果没有流量加持和强势资本介入,恐将被市场淘汰。。

【科技讯】2月23日消息,“毫无疑问,采用多中心化结构的区块链交易所,将获得更高级别的安全,并带来更高效率。”2月19日,富矿(Richcore)海外区块链交易所创始人吴波在世界顶级学府——麻省理工学院MIT Tan 【科技讯】2月23日消息,“毫无疑问,采用多中心化结构的区块链交易所,将获得更高级别的安全,并带来更高效率。”2月19日,富矿(Richcore)海外区块链交易所创始人吴波在世界顶级学府——麻省理工学院MIT Tang Center参加区块链技术交流活动时做上述表示。吴波此次是应新英格兰华人咨询网络协会(NECINA,New England Chinese Information and Networking Association)、麻省理工学院华人创业者协会(MIT CEO,MIT Chinese Entrepreneurs Organization)、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创新与创业论坛(MIT-CHIEF,MIT-China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Forum)等三个组织的邀请做区块链技术主题的交流讲演。吴波在交流中分享了全球区块链交易所的发展现状,并重点阐述了由其创建的富矿(Richcore)海外区块链交易所创新采用的多中心框架结构及优势,受到与会者的极大欢迎。近年来,交易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中心化的交易所仍占据多数,也有去中心化交易所出现停摆。“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哪种才是交易所的终极形态,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吴波认为,形态之争短期可能没有答案,也没有哪个堪称完美,都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现阶段,交易所平台更多要考虑的是——极致的信息/资金安全、高速运转的交易处理效率以及提供良好的用户体验。据了解,富矿(Richcore)海外区块链交易所聚焦数字货币、区块链应用项目的分析、交易,尤其是在医疗健康、文化娱乐、本地服务及出行领域的区块链项目,也是全球第一个基于多中心化的交易平台。。

编辑:柏高朗

友情链接

粤B2-20040141 新出网证(粤)字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910522 版权所有 [VirSCAN.org]
? 2001 VirSCAN.or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